首页 » 德兴新闻

他连进房间看都很少你却一点儿不在乎

常娟和常林是兄妹,从小两个人的感情就不好,中山私家侦探用一句最通俗的比喻,他们像前世的冤家,每天从睁开眼睛就开吵,关系都不如他们家的猫和狗和谐。母亲是向着常林的,她打骂常娟,像太阳东升西落般,每天是一定要发生的,而且下手非常狠,常娟脑门上一个永久的疤痕,就是母亲用一根粗木棍留下的杰作。好不容易长大了,也都有了自己的家。但兄妹的关系仍然不好,母亲也一如即让地偏向常林。

当然,丈夫去世后,她把房子租出去,租金给常林,她也一直跟着常林生活,帮常林带孩子,对常娟更加不闻不问了。逢年过节,常娟带着礼物回去看她,她都很直接地说;“你什么都不用给我买,最要紧的是给你侄子包一个大红包,否则就别来。常娟性格倔强,否则小时候也不会屡次挨打后,还敢跟哥哥争吵。她听母亲这么说,偏偏要争执:“我哥从来也没给我儿子一个大红包,我凭什么给他儿子?

”她家条件不错,但就是不给,别说大红包,小红包也没有。当然,她也真的很少去了。本来至亲的一家人,仿佛路人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同一片星空下。2017年的初春,常娟突然接到了常林的电话,说母亲病了,让她回去看看。常娟知道,常林一年也很少给她打一个电话,母亲也不愿意看见她,如果不是病的很重,他们不会想到她。于是她也没耽搁,急忙回去看。果然,母亲病重了,肺癌,已经是晚期,人瘦得皮包骨,一看就没有多久好活了。

常林当着母亲的面,毫无顾忌地说,她病这样,你别回家了,在这照顾吧!这是姑娘最该做的事情。你要注意夜里,什么时候发现不行了,一定早点叫我,好送医院,别死在家里。这次常娟没有和他吵,她在母亲的房间住下来。床太小,她就打了地铺,也不脱衣,方便半夜随时起来递药递水。这天后半夜,常娟刚睡着,就听见母亲虚弱地叫她。

她急忙起来问母亲是不是又疼了,要不要喝水,母亲摇摇头,用乌蒙蒙的灰色眼珠看着她,一句一句很慢地说:“明天你背我去一趟律师楼,我要立遗嘱,我和你爸那个出租的小楼必须得留给你哥,立完遗嘱后,你带着我去公证,否则我不放心。大概母亲也觉得这话说的太绝情,又加了一句:“我不是不放心你,是不放心姑爷。听了母亲的话,常娟跌坐在地上,泣泪横流。

半晌,他才胡乱擦了一把泪,看着母亲说:“就是你不说,我也不会要你那个小楼。至于我丈夫,你更应该放心,他根本一点都不想要你的东西,甚至都不愿意看见你们。常娟也顿了顿,又加了一句:“我哥可真幸福,这么多天,他连进房间看你一眼的时候都很少,你一点不在乎,还这么惦记他。”第二天,常娟回家了,她再也不肯去照顾母亲。对给她打电话的常林说;“实在没人照顾,她的房子卖了吧,雇人。”他们的母亲在夏天还没过完时,死了。兄妹彻底变路人,大概今生都不会再来往了。

 



上一篇:中山私家侦探他不能接受你无视他的存在

下一篇:为什么会被他打乱原本属于你的平静生活

最新动态
联系我们
联系人:
电 话:
微 信:
地 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