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德兴新闻 » 调查案例

谁在你的心里留下一道道伤痕与呵护呢

谁,在你降临世间之时就给予了你最美好的时光。谁,在那一场场灼灼韶光中陪伴你度过了你稚嫩懵懂的青春。谁,在你的心里留下一道道伤痕却又用最温柔的呵护来补偿。中山私家侦探谁,在你心里。有着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重要位置,离别却总是伴随着你和她。

谁在你的心里留下一道道伤痕与呵护呢

我已经和母亲冷战了几个小时,现在真是五味杂陈般的心情。想主动去道歉,却拉不下脸,谁叫自己脸皮太薄呢。也想着对方举起白旗,投降示好,但似乎不可能。我望着门,多希望听见母亲的脚步声,只怕一声也好。可是没有如果,连针的声音都快可以听得到的我,唯独耳边没有那熟悉的声音了。

眼泪是黑夜的河流,容颜是白昼的河床,只有我同悲哀被搁浅在岸上。不能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。我是小,是傻,是不懂事,所以这份深沉的爱,我不能理解。

我去了一个亲戚家散心,母亲没反对,也许她也认为我们是应该不见面一段时间了。

“姐姐”这是我对那个女孩的称呼。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穿着乳白色的连衣裙,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,眼底却仿佛有着说不出的淡淡的忧伤。她对我微笑,我只是浅笑。毕竟,我心情不好。

“你要过来吗,妹妹?”真正的第一次对话是在这时候,她向我轻轻地挥手。我走过去,坐到她的身边。她乌黑的眼眸透露着一丝的温柔,我的心有点暖。许是我太容易感动了。交谈了几句,我也不记得是几句了。不过我想,她很好,是可以让我坦诚相待的人。真正的理由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可能是因为我觉得她眼底那份忧伤与我内心那份孤寂是相同的。

终于是和她成为朋友了。多个知己,感觉很好。去她房间的时候,总是发现她在轻轻擦拭某样物品,对她来说是宝物吧,在我这个外人看来,都觉得太珍惜了。我无心去问。如果她想告诉我,自己会告诉我的。这时,突然想起母亲。那个我现在最想见到却又不想见到的的人。我走到窗边,雨在不停地下着,灯火依旧通明。宽阔的马路一片闪烁,好像夜空布满星星。仰看天上一片黑暗,倒似大地般沉重。

她还是和我说了。“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”她微笑着问我。我低下头,讪讪地说:“姐姐,这种事,我自己藏着掖着,过段时间,就好了。”她转身,拿出那件我这段时间无解的东西,是一张照片。“这是……”我抬起头,“姐姐你的母亲?”她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,“是啊,他们都说我和她长得很像,尤其是眼睛。”说到这里,姐姐突然声音哽咽,我拿了张纸巾递给她,她却摇摇手说不要。“我已经在学着坚强了,你却让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。”我疑惑,姐姐她怎么了。视线又转移到那张照片上,看来我真的不知道,什么都不知道。一滴冰冷的液体突然降落在我的手背上,是眼泪。不是我的,便是姐姐的了。“我听阿姨他们说的,你和你妈妈吵架了,是吗?”我被刚才的眼泪怔住。突然听到姐姐说话,忙点头。“那就让我帮你吧。也许你应该听听我的故事。”姐姐想开导我呢。我的心里激起千种想法,点头答应。

盲人,我听到这个词。我惊异地注视着她,我无法相信。她竟然曾经是盲人。我试想自己是盲人,是很困难的。黑夜给了他们黑暗的眼睛,同时也剥夺了他们追求光明的权利。她是多么痛苦,以至于她认为没有一个人爱她,关心她,呵护她。包括那个生她的母亲。因为她对她冷眼相待,她对她面无表情,她对她没有感情。就如两条平行线,不会相交。不是在痛苦折磨中伤害别人,就是在冷酷孤独中虐待自己。那些听说过的美好日子真的存在吗?我同情姐姐,又想起母亲,那个深深存在我脑中的人。我记起她对我的伤害,心却没有之前如刀割般那么沉痛。

“我离家出走了。那是一段难熬的日子,直到后来。”姐姐突然停住了,“你跟我一样吗?”她突然吐口而出这个问题。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曾经的姐姐和现在的我,有何不同?未待我答话,姐姐说下去了。“她找到我了。我第一次见她那么沧桑,一个四十岁的女人有着六十岁女人的苍老,无助。我后悔了。我后悔自己的自私,自己的鄙陋。我在受苦时,她也在受苦。我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她呢?”我应该能想象出这个画面。姐姐的母亲,戴着浅色小帽,穿着一间单薄的衬衣。她努力向姐姐走过去,迈出一步又一步,而姐姐只是一动不动站在原地。这份爱中,终究是她赢了。但是亲情没有输赢,只有爱的深与爱的浅的问题。恨在哪里,爱就在超越恨的地方。想起离家前的那段对话。那时的我,为什么只是不屑一顾地转身,便不再回头。我一直在宣泄无处安放的抱怨的同时,也将那份漫漫的爱在我脑中消除了。

母亲日日夜夜的思念、牵挂、爱,我一点都不知道。母亲在背后默默鼓励我、支持我的时候,我全都忘记了。母亲只是没有跟我说爱我,我便轻易否决了她对我的爱。天底下,不会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,只会有不理解自己父母的孩子。听着姐姐的故事,我明白她比我更可怜,我们都是失败者。“当我决定好好爱母亲时,一切都晚了。”姐姐紧紧攥着手中的照片,不时的抚摸一下。“她把眼角膜捐给你了,是吗?”虽然知道这个问题不该问,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。“是的。所以我的眼睛真的很美。”姐姐挤出一丝微笑,她的双眼彷如儿童般的纯洁、不容玷污,又透露着星星点点的希望。我不由得想起一个词---天使。每个孩子都是天使,每个母亲都是星星。那份爱就在其中一颗星星中。天使的泪落在星星上,星星变得闪烁了。星星照着天使,天使得到了温暖,星星也因此更亮了。当漫长已经不再漫长,当孤寂已经忘记孤寂,当未来浸染了夜的黑色,当伤痛被冰雪化成透明。即使流光残影逝去,韶华似水难易,又如何?那份爱还在,那份情还在。沧海桑田,不是一场场终究成空的梦。端端思念,不是一场云烟。花都开好了,只是在等一个微笑。天边漂浮着柔软白云,天空依旧是提炼过的透蓝,清风轻柔吹过脸颊,丝丝舒畅。回头,爱一直存在。不必祈祷,不必奢求,不必争取,是我们走得太快,太远。

姐姐和我说眼前总是能看见自己的影子,以前无理取闹,伤心落泪,开怀大笑的影子。姐姐来得及知道的也是她最幸运的地方,就是她母亲的眼睛,她的眼里曾经满满的都是一个人。

几天后,我回家了。临走时,姐姐微笑着望着我,就像是我刚来这儿时,她亲切的向我招手一样,纯白的面容上,也是这般孩子一样稚气的笑容。我不舍的与她说再见告别。

打开门,母亲坐在沙发上,我看到她手里端着我最爱吃的菜。终于泪如雨下,原来有一条通往极乐的捷径叫做母爱。“我回来了。”我兴奋的跑到母亲身边,“我回来了。”母亲细腻地整理着我的衣物,久违的笑容出现在她最美的脸庞上。我与母亲对视,我们眼眸里映出来的是对方,心里也是。我终于放下不安,扔掉彷徨,忘却悲痛。我在母亲的世界里收藏了更多的快乐,不再是一座漂浮的岛,一座空虚的花园,而是一颗满载果实的大树,一片蓊蓊郁郁的森林。

我相信你的爱,让这句话成为我开始的话。中山私家侦探我理解你的爱,让这句话成为我永远的话。时光记得我们的爱,那些始终如一,那些年华的静好,这些情深藏在心中,永远不会老去。

 



上一篇:她的所为让老公无法理解觉得日子难过了

下一篇:中山婚姻调查公司看见妈在偷偷流眼泪

最新动态
联系我们
联系人:
电 话:
微 信:
地 址: